梁山武松:奔走在喝酒吃肉的路上

武松的哥哥武大郎,是这样评价武松的:

“我怨你时,当初你在清河县里,要便吃酒醉了,和人相打,时常吃官司,教我要便随衙听候。不曾有一个月净办,常教我受苦。这个便是怨你处。”

尽管作者极力掩饰武松的过去,可从他亲哥哥嘴里,我们还是很容易看出武松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人。

武松在家待业的时候,是这样的:要去喝酒;酒喝醉了就去打人;一打人就被抓起来关黑屋;关起来后就叫家长拿钱来罚款领人;人领出来后,再去喝酒;喝醉了再打人……

周而复始,没哪一个月是清净的,折腾的他老哥够呛。

终于有一天,酒后醉了,和一个有身份的人相争,只一拳打得那厮昏沉。以为打死了人命,也不管他哥要赔多少钱,就一个人跑了,闯荡江湖去也,投奔柴大官人处躲避。

柴进供武松白吃白喝了一年。刚来时待为上宾,后来就疏慢了,病了也不管他,看武松住的位置:柴进家的走廊里,“当不住那寒冷”。所以武松愤怒地叫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柴进为何这般对他?我们从后文景阳冈酒店里或许可以看出些端倪:

武松问有什么饱肚子的菜?酒家说有熟牛肉。武松道:“好的。切二三斤来吃。”酒店家切出二斤熟牛肉,做一大盘子端上来。

“三碗不过冈”。这是普通客人的酒量。“吃了三碗的,便醉了。”

武松笑道:“我却吃了三碗,如何不醉?”

酒家见武松全然不动,又筛三碗。

武松吃道:“端的好酒!主人家,我吃一碗,还你一碗钱,只顾筛来。”店家被他发话不过,一连又筛了三碗。

武松道:“肉便再把二斤来吃。”酒家又切了二斤熟牛肉,再筛了三碗酒。接着,又连吃了六碗。

你看这个人!他居然把一十八碗酒都喝肚里去了(是普通人酒量的6倍)!牛肉也被他吃下了四斤!

这还只是一餐!你想啊,要是天天都这样搞,就算柴进嘴里不说什么,他手下人也有意见啊。

更要命的是,武松恶习不改,喝了酒之后又要打人,把柴进家的庄客们都打了,所以后来就闹的大家都不喜欢武松了。“柴进虽然不赶他,只是相待得他慢了。”

怎么怠慢呢?再不喊他喝酒了。柴进请宋江热闹喝酒,武松却蜷缩在墙角里哆嗦,所以武松挥着拳头叫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按这个逻辑:柴进应该请武松大酒大肉吃上三年,才讲义气。

柴进与武松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仇,只有恩。为何还要闹矛盾犯别扭呢?我实在是找不出其他的什么理由啊,就只一个原因:

不为别的,就因为柴进不再请武松吃肉喝酒了。

这义气的产生,往往由纯朴的感情建立。而义气的维系,则需要大量的酒肉来支撑。因酒肉而聚,无酒肉则散。

客观的讲,《水浒传》对武松的描写,还是正面的居多。

比如说,武松打死老虎,尽管“为民除害”是无意中做出来的,但他处理赏钱的做法,却是令人咋舌!

他得到的赏钱是“一千贯”啊,这一千贯,合现在的人民币30万,对武松来说,就已经算发财啦!但是你看他,竟然全部都当众分给众位猎户了!图个什么?什么都图不到!

30万已经到了手,转手间又散给了大家伙,把县太爷都感动了。这一举动,足以说明武松的光明磊落,武松的大气!

因此,武松的武艺不仅排第一,义气也是排在第一!没有谁比他还仗义疏财的了。正因为他自己是这样,也难怪他会认为柴进不够义气了。

这样看来,好汉们的追求,大体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精神追求,一种是物质追求。

对精神的追求,大概都好象已达到了极限——任我为所欲为!

而对物质的追求,一般都不过分,又似乎很容易满足——就是酒和肉!

钱财任意撒,只要酒和肉!要快活地“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所以我们看到了各位好汉们在做出各种行为的间隙,总是穿插着大量的喝酒吃肉的场景。

出门前,先喝酒吃肉,中途停下来歇会,又喝酒吃肉,到达目的地后,还是喝酒吃肉。因此可以说,好汉们的日常生活,其实就是在喝酒吃肉的路上奔走。

现在,武松的工作有了,在县里当了个都头,名气有了,尊严有了,酒肉也都有了。一切似乎皆大欢喜的时候,又有了新的问题。

那就是,武松遇到了第一个女人,嫂子,他哥哥的老婆潘金莲。

武松好不好色,我们不知道,只知道他好酒。可酒是色媒人......

书上描写武松见到潘金莲时,“武松当下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这一拜,也就一瞬间的事,也就只看了有一眼。

武松看那妇人时,但见:

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

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

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

擅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

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

眉象什么,脸象什么,腰里系着什么,口上涂着什么,都看的非常仔细。武松是个非常精细的人,就这一眼,看出了她“暗藏风情月意”、“常含雨恨云愁”。

从打虎看武松的实力

《水浒传》描写武松打虎这一段,非常精彩。

作者从很早之前就预先埋下伏笔,交代武松上路的时候,“拴了梢棒要行”;“提了杆棒相辞了便行”;酒店里,“武松倚了俏棒下席坐了”;“拿了梢棒出酒店”;“提了梢棒,”;“提着梢棒”……

那个棒子,不厌其烦的写了约有十多次。让读者产生幻觉,以为棒子会有大用场,但真到了有大用场的关键时刻,作者却突然将棒子毁掉!让他打不成虎,从而营造紧张气氛。

当时,武松“双手轮起稍棒,尽平生气力,只一棒,从半空劈将下来。”只听得一声响,——原来慌了,没打到老虎,却打在树枝上,“把那条稍棒折做两截”。

这样,武松就只有被迫徒手斗猛虎。

徒手搏虎这一段,作者写的也非常有意思。

那老虎扑过来,武松望后一跳,却退了十步远。老虎的两只前爪刚好搭在武松的面前。武松就将半截棒丢了,腾出两只手来,就势把老虎的顶花皮揪住,一按,按在地上,死死地不放。

那老虎急要挣扎,被武松双手尽气力纳定,哪里肯半点儿放松?同时,脚也没闲着,望老虎的脸上、眼睛里只顾乱踢。

那大虫发狂了,咆哮起来,又挣不脱身,爪子乱抓,把身底下扒起两堆黄泥,做了一个土坑。

呵呵,自掘坟墓。

正好。武松就把那老虎的嘴望下按,一直按到老虎自己刨好的那个坑里面,刚好塞进去,看你还怎么咬!

接着,左手紧紧地揪住顶花皮,偷出右手来,提起铁锤般大小拳头,尽平生之力,只顾乱打!

一口气连打得五七十拳,打得那大虫眼里、口里、鼻子里、耳朵里,都迸出鲜血来。一顿拳脚之后,那大虫动旦不得,只有出的气,没了入的气。

武松还不放心,又把那打折的棒橛寻在手里,只怕大虫不死,把棒橛又打了一回。

最后,武松准备把虎尸拖下山去。“就血泊里双手来提时,哪里提得动?原来使尽了气力,手脚都酥软了,动旦不得。”

就这样,武松一个人,徒手打死了一只老虎。

仔细品味,究竟写得好在哪呢?哦,原来,施耐庵把武松打虎的过程,其实写的很“笨拙”。

看过“唐打虎”的朋友应该知道,那个杀法,才叫专业!才叫技巧!一把小刀,瞬间叫猛虎开膛破肚!

武松呢,既没唐氏祖传的这种精致技术,也没职业猎户那样的捕杀工具。他就凭一身蛮力,掐住老虎,与之肉搏!

武松已经吓懵了,分析他的“战略战术”,似乎没有意义。那老虎倒是有战略战术的,一扑,一掀,一剪。武松只能是靠着条件反射、自然反应与其周旋。

最后,武松竟然是把老虎按在地上!我们可以想象,把老虎按在地上,应该是各类捕杀老虎方法之中,最笨的一种方法了吧。

对。武松就用这种最笨的方法将老虎制服,老虎居然挣不脱。

注意:作者并不是说武松笨,而是只有这样描写,才能更加突出武松的神力!试想,如果用工具捕,用刀杀,用棒打,或用其他什么巧胜方法,其效果必然又逊色的多了!

一人一兽,相互都面对着面,扭缠在一起,都各以体力相角,都各以性命相搏。这样描写,展现的就是武松的绝对实力了。此时的武松就比野兽更野兽,野兽的力气还没他大。暴力,顿时宣泄至极至。

曾有人怀疑过,是不是这个老虎根本就不凶狠?

这是没道理的。因为书中写老虎的战绩非常清楚:“坏了三二十条大汉性命”;“我们猎户,也折了七八个”;“过往客人,不记其数,都被这畜生吃了。”

那么,武松能够徒手击毙这只凶残的猛虎,就只能说明武松真的是神人、是天人。在《水浒》里排第一,当之无愧。

前面也写过一个展现神力的人,鲁智深“倒拔杨垂柳”。但和武松一比,就又逊色了。因为树是不会动的,树更不会咬人。

武松徒手击毙老虎,虽有偶然性,但我们如果从理性的角度来解释,那就是:武松的实力比老虎更强。

武松的实力可以从以下3个方面来看:

1. 武松本身就是徒手格斗的一流高手。以现代标准来看,少说也是九段水平。

2. 武松的力气之大:第二十八回,举起四五百斤的石墩。以现代标准看,正好是举重冠军的成绩。但武松还能将石墩抛在空中,掉下来时再接住。可见其臂力最少要大于500斤,且游刃有余。

3. 武松的身法其实比那老虎还灵活。“只一跳,却退了十步远”, 老虎扑了他好几次,一次也没扑中。

一只老虎有多重呢?平均体重是在三、四百余斤左右。

景阳冈的这只老虎,总不至于有500斤吧,所以,从这些数据上看,老虎的实力比武松小。只要不被它抓伤、咬伤,武松就有实力把老虎按在地上爬不起来,打死它。

正因为武松有着如此强悍的实力,水浒传中无人能及,所以其性格上也就必然有着相应的弱点。

揭谜:宋江的名气究竟是怎样炒作的?

水浒传里的宋江,长的又黑又矮,也没什么武艺,力气只有娘们大小。可奇怪的是,各路好汉只要一听说他是“宋江”,马上就翻身下拜,跪在地上给他磕头!

这宋江的面子够大吧,名声够响吧。

那么,宋江在江湖上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名气呢?他又是怎么炒作自己的呢?今天,我们就来揭这个谜。

最初,宋江一出场时,作者先虚设结论:

平生只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但有人来投奔他的,若高若低,无有不纳。便留在庄上馆谷,终日追陪,并无厌倦。若要起身,尽力资助。端的是挥霍,视金似土。….以此山东、河北闻名。

这一段,作者除了预设一个结论,刻意灌输宋江有名之外,却并无相应的例证来证实。相反,书中倒是有不少的例证,可以来证明宋江其实是个“无名之辈”。

宋江接济过的人,也只有郓城县的三四个。并没一个英雄好汉。

卖淫的阎婆母女受过他的恩惠,可后来成了杀身仇人。卖糟的唐牛儿,常得宋江赍助,可害了他无故充军。卖汤的王公,曾许下他一副棺材本,但至今也没兑现。

根本就看不出宋江收买过什么好汉。

再看本县最近的、近在眼前的教书先生,吴用吴学究,就连他也不认识宋江!只是听说过而已。

因此,说宋江的名气如何如何的大,是一件很令人怀疑的事。

再看本县不远处石碣村的阮氏三兄弟,他们哥三对黑社会有着莫名的冲动与向往,可奇怪的是:他们竟也不认识宋江!

你看,宋江以他押司的身份,虽在郓城小县城里有些名气,但在江湖好汉中的影响力却并不大。

郓城县,只是一个小去处,从这里来往的江湖好汉并不多。所以,从外部环境上讲,就阻碍、限制了宋江与各路好汉结交的条件,也就更谈不上什么资助了。

我们可以再看:究竟有哪些外地的好汉来过郓城县呢?在劫“生辰纲”之前,是刘唐和公孙胜。可他们是来找晁盖的,他们都听说“晁盖是条好汉”,都愿意和晁盖干上这一票,却没人来找宋江。

我们不防再把108条好汉的名单看一看,宋江此前究竟又认得几个人呢?至多也就是他的弟弟宋清;本单位同事朱仝、雷横;朋友花荣;徒弟孔明、孔亮;柴进只是通过信,并没见过面。

你看,才7个人,连零头也不够。绝大多数的好汉,他都不认识。并且,他所认识的这几个人,全部都没有受到过他的接济。

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宋江,他在江湖上其实根本就没啥名气。

大约4个月后,宋江第一次出门,行走江湖,来到柴进庄上。

在这里,第一次遇到这种场景:一个素不相识的大汉,一听说他是宋江,就跪在地上拜他,又说出一番对他无限景仰的话来。

那汉道:“我虽不曾认的,江湖上久闻他是个及时雨宋公明。且又仗义疏财,扶危济困,是个天下闻名的好汉。”……“却才甚是无礼,万望恕罪!有眼不识泰山。”跪在地下,哪里肯起来。

宋江慌忙扶住道:“足下高姓大名?”

并且,从这以后,这种场景便多次重复出现。老是遇见一个好汉,就跪下拜他,赞美他。几乎形成一个套路。

这就奇怪了,宋江为何很快就获得了这么大的江湖名声呢?他究竟是用什么方法炒作自己的呢?呵呵,大家都不知道滴。

所以有人这样猜测:说宋江有灰色收入,用来收买好汉。

可是,宋江的钱绝没有柴进的多,柴进好歹也可以相当于一个过气王爷的身份,论银子,不知要比宋江多多少倍!

于是,就又有人猜测:说宋江虽然没有柴进富有,但他比柴进更会拉拢人心,所以名气比柴进还大。可这也完全不对!毫无根据!

你看,当柴进指着宋江说:“此位便是及时雨宋公明。”武松就问:“真个也不是?”宋江道:“小可便是宋江。”仅仅只报了个名,还没开始拉拢人家呢,那汉定睛看了看,纳头便拜。

你再看后边,宋江被一伙强盗捉住,要挖他的心吃。他叹口气说“可惜宋江死在这里!”也仅仅只是报了个名号,并没拉拢人家呀,可人家一听说他是宋江,马上就跪地拜他了!

综上所述:

1. 宋江在江湖上原本并没什么名气。是实。

2. 宋江行走江湖时,名气非常之大。也是实。

3. 宋江既没炒作自己,也没收买、拉拢其他好汉。也是实。

这就是一个悖论。于是,读者骂道,施耐庵,你会写书吗?你怎么要前言不搭后语的,写的自相矛盾?

果真是吗?我看并不矛盾。因为任何表面的矛盾里面,一定有着一个统一这个矛盾的载体。那是什么?

那就只有一种解释!是晁盖!是晁盖要坑害他!

晁盖要坑害他,就四处放风,派人到处去散布,说宋江如何如何的英雄好汉,在最关键的时刻,可以不顾自身安危,去给强盗们通风报信,连自己的小老婆都杀了!真正的是“及时雨”呀!

尤其,宣传的重点是在柴进庄上。转移柴进的视线,嫁祸于宋江。同时,煽动、遣散柴进养的门客们。一箭几雕。

所以,原本无名的宋江,在短短数月之内,突然之间就变得名声大噪了!所以,武松在还不认识宋江之前,就吵着闹着要去投宋江!说宋江是个天下闻名的好汉。就连柴进也莫名其妙地问道:“如何见的他是天下闻名的好汉?”

揭秘《水浒》中的无间道

《水浒传》第二十二回,讲到阎婆子告官,宋江逃走。

当时,宋江直接回到了家里。

他既没有去梁山投奔晁盖,也没有漫无目标的流浪天涯。他就呆在他自己家里。

于是,就有人说了,宋江,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呀,你杀了人还不快跑!呆家里等人来捉你吗?那鲁提辖还知道要急急卷了衣服盘缠,细软银两,一道烟跑了。你怎么就不跑呢?

上回说过,宋江在郓城县这个小地盘上很牛叉。就连县令也想徇私枉法替他开脱。所以,宋江就用不着慌不选路,先呆在家里看形势,只要花钱把事情摆平了,他照样还是可以再露面的。

但是,阎婆子大闹公堂,逼得县令也没办法,只好叫公人去搜捕。当然没找到。那张三又怂恿阎婆子三番五次的闹,每日县衙里喊冤叫哭的威胁,县令只好敷衍,又叫朱、雷二都头带人去搜找。

紧接着,奇怪的事发生了。

朱仝队长猜测宋江就躲在自家的地窖里,一进去,就“搜”到了宋江,兄弟,休怪小弟今来捉你,最后答应放宋江走。宋江马上就开始出逃,远走高飞去也!

这一回故事就叫做《朱仝义释宋公明》。是朱仝讲义气,私放了宋江。所以,就连清初第一才子金圣叹也在此处评曰“朱仝出色过人”。都说他讲义气。

但是这样一来,义气虽然突出了,可逻辑上就完全说不通了!这个漏洞奇怪的令人匪夷所思。

你看,宋江最后是逃跑了。既然要跑,何不早跑?他有充足的时间可以早就跑的无影无踪,又何必要等到朱仝来放他,他才跑呢??

那么,请问,在朱仝到来之前,宋江在家里做什么呢?什么都没做呀!难道说,他就是要在家里专程坐等朱仝过来,先捉住他,再放掉他,最后道一声,兄弟,你很讲义气!才跑的?

很显然,没这种事。

因此,逻辑上就一定是:宋江一开始并没有跑的意思。如果想跑,那早就在第一批公人捉他之前就跑了,决等不到朱仝、雷横他们来。

先不打算跑 — 见到朱仝 — 谈话后 — 决定逃走。

因此,宋江的逃亡,肯定与朱仝有着莫大的关系!

当时,朱仝到了宋江家,叫士兵们把宋家包围,让雷横先进去搜查,自己却不进去。为什么要这样做?究竟出于何种用意?

真的是为宋江考虑吗?不是的,只有一个目的:试探雷横!

按照原文的描述,宋江曾于酒后告诉过朱仝,他家佛堂下面有个地窖可以藏身。那么,宋江是否也向雷横透露过呢?雷横知道这个秘密吗?朱仝不能确定。所以要试探一下雷横。

否则,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古怪的一个先搜一个后搜。一起进去才是正常的,两个人晃荡一圈就走,敷衍了事,不是很好吗?(即使每天捉一次,也捉不到。)

如果雷横知道这个秘密,抓住了宋江。那么,就是雷横不讲义气!而朱仝便有了两个选择:既可以和雷横一起到县令那邀功;又可以向私放晁盖那样故意让宋江逃脱,做个讲义气的人!

如果雷横不知道这个秘密,搜不到宋江。朱仝就可以再进去,那么,这个人情就铁定是他的了。是他最讲义气,私放了宋江。

这就是朱仝要雷横先进去搜的真正原因!

果然,雷横出来说不在里面。朱仝就独自一人进去,走入佛堂,揭起那片地板,将绳子一扯,铃声一响,宋江就从地窨子里爬出来。

宋江知道刚才已经搜过一次了。(雷横究竟有没有找过宋江,其实朱仝、外人都无法确定。)这次大概是他父兄,没想到却是朱仝,大吃了一惊!

朱仝对宋江说的话,有三:

“只是被张三和这婆子在厅上发言发语,道本县不做主时,定要在州里告状。”

(阎婆子要到州里去告状!就是县太爷也罩不住你了!)

“我只怕雷横执着,不会周全人,……此地虽好,也不是安身之处。倘或有人知得,来这里搜着,如之奈何?”

(我虽然能放过你,但我不能保证别人也会放过你呀。)

“兄长可以作急寻思,当行即行。今晚便可动身,勿请迟延自误。”

(必须走,你今天晚上就走!)

当夜四更,宋江逃走。所以说,宋江逃亡,是在见到朱仝之后。而事实上,宋江一走,那阎婆子就不告状了,“这婆子也得了些钱物,没奈何只得依允了。”

表面上看,是朱仝放了宋江。而实际上宋江心里清楚的很,这也正是宋江后来为什么不领朱仝的情,还要反过来害他的原因。

宋江和他的弟弟宋清,两个人一起逃亡。宋清也没有犯罪呀,他跑个什么,本来没罪的,现在不成了包庇罪?他是陪同保护宋江的。看来,宋江开始感到恐惧了。

宋江既怕被捉,更怕被梁山晁盖派人来劫去,拉他下水,这才是他最为恐惧的原因。因为宋江早已从刘唐处知道了朱仝是晁盖的人!

从晁盖送那封信来,宋江就一直没有好日子过,最终被害成今天这个局面,所以即使慌不择路,也绝不去梁山投晁盖!怕晁盖再害他。这也是大家奇怪宋江为何不往梁山跑的原因。

宋江没头没脑地一气行了数程后,才思量道:“我们却投奔兀谁的是?”

夷?太奇怪了,他平时朋友不是挺多的吗?怎么关键时候竟不知道去投奔谁?

本文由58599满堂彩网址发布于58599满堂彩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梁山武松:奔走在喝酒吃肉的路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