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瑞的叔叔一等忠勇公傅恒,范纯仁说

方国珍别名方珍、方谷珍,出生台州黄岩,是元末明初农民起义军领袖。他早年以佃农和贩私盐为生计,以杀死仇家而逃难到海中,靠劫夺海运漕粮发家;之后受元招降,官至广西行省左丞,割据浙东庆元、温、台等地。后来,他又一面讨好朱元璋,一面接受元朝的加封,又与陈友定有交,之后被迫归顺朱元璋。1374年,方国珍病逝,葬于南京城东20里玉山之源。人物生平 首义反元 方国珍身材高大,面色黝黑,体白如瓠,力赛奔马。世代以行船海上贩盐为业,兄弟五人,以此为生。 元朝末年,统治者对百姓的压迫和管制十分恶劣。加上当时灾害多,民不聊生。陶宗仪辑有浙东民谣曰:“天高皇帝远,民少相公多;一日三遍打,不反待如何”;台州也有“洋屿青,出海精”的谣谚,“洋屿”,就是洋屿山;“海精”指方国珍。 元至正八年,有一个名叫蔡乱头的人,在海上打劫财物,官府派兵追捕他。方国珍的仇家便告发他通寇,方国珍杀死仇家,与其兄方国璋、其弟方国瑛、方国珉逃亡海上,聚集数千人,抢劫过往船只,阻塞海路。行省参政朵儿只班率军征讨,兵败,被方国珍所捉。方国珍迫使其请命于元朝,授他为定海尉,不久起义,进攻温州。 方国珍首义反元,比刘福通、徐寿辉等起义早两三年,比郭子兴起义早四年。 七战七捷 元朝以孛罗帖木儿为行省左丞,督军前往征讨,也兵败被捉。元朝只得派大司农达识帖睦迩再次招降他。不久,汝、颍之地兵起,元朝招募水师防守长江。方国珍心中疑惧,重新反叛,诱杀台州路达鲁花赤泰不华,逃亡入海。后来派人潜至京城,贿赂朝中权贵,允许他投降,授为徽州路治中。方国珍拒不听命,率军攻陷台州,焚烧苏之太仓。元朝又以海道漕运万户之职招降他,方国珍这才投降,并接受这一官职。不久进升行省参政,派兵进攻张士诚,张士诚派遣将领在昆山抵御。方国珍七战七捷,直到张士诚也投降,才停战退兵。 在此之前,天下太平,方国珍兄弟带头骚乱海上,元朝惮于用兵,一意进行招抚。只有都事刘基认为方国珍是首逆,而且屡降屡叛,不可饶恕,但朝议时没有听从他的意见。方国珍授官之后,据有庆元、温、台之地,更加强大,不可控制。 方国珍开始起义时,元朝发出空名宣诏数十道,招募人们去进攻,许多海滨壮士响应招募,并为此立功,可是负责此事的官员接受重贿,总是不给这些人应有的赏赐,有一家为此死去几个人,却得不到官职。但对方国珍之徒,却一再招抚,都升为大官。因为这样,百姓都羡慕当强盗,跟随方国珍的人日益增多。元朝失去江、淮后,只得凭借方国珍的船只使海运畅通,便又以官爵笼络他,这样海运无事。有一个名叫张子善的人,喜爱纵横之术,劝说方国珍率军溯江而上,窥视江东,北夺青、徐、辽海。方国珍回答说:“我还没有这么大的志向。”然后谢之离去。 过招元璋 朱元璋攻取婺州后,派主簿蔡元刚出使庆元。方国珍与其下属商量道:“江左号令严明,恐怕不能与他对抗。况且与我为敌的,西有吴,南有闽。不如暂且表示顺从,借此作为声援以观其变。”下属觉得他说的在理。于是,方国珍派使者给朱元璋送信,并奉献黄金五十斤,白金五十斤,有花纹的丝织品一百匹。 朱元璋又派镇抚孙养浩回访他。方国珍请求进献温、台、庆元三郡,并派次子方关作为人质。朱元璋没接受人质,而且给予厚赐,将他送回;又派博士夏煜前去,拜方国珍为福建省平章事,其弟方国瑛为参知政事,方国珉为枢密分院佥事。方国珍名义上奉献三郡,实则心存二心,待夏煜到后,他诈称有病,自言年老不能称职,只接受平章印章及诰命。 朱元璋觉察到这种情况,便写信告诫方国珍说:“我开始认为你是识时务的豪杰,这才命你专制一方。你却居心叵测,想探听我的虚实便派你儿子来,想推却所封官爵则自称年老有病。历来聪明者可转败为功,贤能者可因祸得福,你好好想想吧。”当时方国珍年年修造海船,为元朝漕运张士诚的十多万石粟到京城,元朝因此多次提升方国珍,直到命他为江浙行省左丞相衢国公,分管庆元,方国珍也受之如故;而对朱元璋却以甜言蜜语加以谢绝,表示绝无依附之意,收到朱元璋的信,竟然不打开看。朱元璋又写信劝说道:“福基于至诚之心,祸生于反复无常,隗嚣、公孙述两人就可作为前车之鉴。大军一出,就不再是用空话可以解救的了。”方国珍技穷了,又装出一副惊慌害怕的样子来谢罪,并进献一匹鞍上饰有黄金宝物的马,朱元璋又没有接受。 不久,苗将蒋英等反叛,杀死胡大海,带着胡大海的首级投奔方国珍,方国珍拒不接纳,蒋英等便从台州逃往福建,驻守台州的方国璋率军中途拦截,方国璋兵败被杀,朱元璋派使者前去悼祭。一年后,温州人周宗道以平阳来降,方国珍的堂侄方明善当时驻守温州,便派兵争夺平阳,参军胡深将其击败,然后攻下瑞安,进兵温州。方国珍这时害怕了,请求每年供给朱军白金三万两,待攻下杭州时,马上纳土前来归附,朱元璋这才下诏令胡深班师返回。 纵横捭阖 吴元年,朱元璋攻克杭州后,方国珍据境自如,派间谍借向朱元璋进献之名,侦察对方力量,又屡次通好于扩廓帖木儿及陈友谅,企图互为掎角。朱元璋获悉之后大怒,派人送去书信,历数他的十二条罪状,又索取军粮二十万石。方国珍为此召集部属商议,郎中张本仁、左丞刘庸等都认为不能顺从。唯有一个名叫丘楠的独自争辩道“:你们所言都不是方公之福啊。只有明智可以解决事情,只有讲信用可以守住疆土,只有有理有利才可以用兵。公经营浙东十多年了,可总是迁延不决,犹豫再四,计不早定,这不可以说是明智。既然答应朱元璋投降,却又违背他,这不可以说是有信用。朱元璋派军征战,有他的理由,因为我们确实有负于他,这不可以说是有理。你扶服请命,幸运的话他还会将你看作是钱俶啊。”方国珍不听劝告,只是日夜运送珍宝,修造船只,为避走海上做准备。 乞降善终 吴元年九月,朱元璋已攻克平江,命参政朱亮祖进攻台州,方国瑛迎战,战败逃走。朱亮祖又攻克温州。征南将军汤和率大军长驱直入抵达庆元,方国珍率部逃亡入海,又被追兵在盘屿打败,其部将相继投降。汤和多次派人向方国珍说明顺从与抗拒的不同后果,方国珍这才派儿子奉表乞降,说道:“臣听说天无所不盖,地无所不载,王者体天法地,对人无所不容。臣长期以来蒙受主上的宽待之恩,不敢做出自绝于天地的事,因此一陈愚衷。臣本是庸才一个,遇上这多事之秋,起兵于海岛,没有父兄之力相助,又没有帝制自为的野心。当主上率军浩浩荡荡到达婺州时,愚臣马上派儿子前去侍奉,就已经知道主上会有今天,我将如依日月之余光,望雨露之余润。而主上推诚布公,派我驻守乡郡,就像以前吴越一样。臣遵奉条约,不敢妄生枝节。只因堂侄性情暴躁,偷偷挑起衅端,烦劳问罪之师,我心里战战兢兢,因此派守军出迎。然而最后还是飘浮入海,为什么呢?孝子对于父亲的责罚,如果是轻微的杖责便接受,如果是重杖的话便会逃避,臣的事情就与这种情况相类似。我想马上自缚去朝廷请罪,又惟恐遭斧钺之诛,假使天下后世不知道臣得罪你有多深,将会说主上之心不能容臣,这岂不会连累天地之大德吗?”以上这些话大概都是出自方国珍的部下詹鼎之口。 朱元璋看后,觉得方国珍可怜,便赐信说:“你违背我的告诫,不马上收手归命,反而流入海上,负恩实在太多。今天你已走投无路,又情词恳切,我理当以你此诚为诚,不以前过为过,你不要自起疑心。”于是催促方国珍入朝拜见,当面责备他说:“你来得不是太晚了吗?”方国珍顿首拜谢,授为广西行省左丞,只享食禄而不上任。 洪武七年5月8日,方国珍去世,葬于南京城东20里玉山之源。朱元璋亲自设祭,并命翰林学士宋濂为《神道碑铭》为祭。方国珍的后人 儿子: 方礼,官至广洋卫指挥佥事。 方关,官至虎贲卫千户所镇抚。 方行,字明敏,方关之弟,善于写诗,宋濂曾经称赞过他。方国珍的故事 借木结亲 志载,方国珍“一日侵晨,诣南塘戴氏借大桅木造舡,将入海货鱼盐。戴世官,屋有厅事,时主人尚卧未起,梦厅事廊柱有黑龙蟠绕,屋为震撼,惊寤视之,乃国珍,遂以女妻其子。” 感服妓女 方国珍占据庆元、温、台三郡,张士诚在姑苏,遣能诗妓女十余辈来台州探听虚实,方国珍将妓女送至南塘戴家,让其与范秋蟾唱和。当妓女回去时,秋蟾制新词十章配上管弦乐,以送行,妓感服,把张士诚一方的情事告诉了方国珍。人物评价 《明史》:“长身黑面,体白如瓠,力逐奔马。”“国珍首乱,反覆无信,然竟获良死。” 朱元璋:“方国珍鱼盐负贩,呰窳偷生,观望从违,志怀首鼠。”“吾始以汝豪杰识时务,故命汝专制一方。汝顾中怀叵测,欲觇我虚实则遣侍子,欲却我官爵则称老病。” 谷应泰:“方国珍以黄岩黔赤,首弄潢池,揭竿倡乱,西据括苍,南兼瓯越。元兵屡讨,卒不能平,以致五年之内,太祖起濠城,士诚起高邮,友谅起蕲、黄,莫不南面称雄,坐拥剧郡,则国珍者,虽圣王之驱除,亦群雄之首祸也。然而国珍地小力少,不足以张国,饷匮援绝,不足以待敌。此惟识略过人,真知天命,若陈婴以兵属汉高,冯异以地归光武,则功垂刑马,名在云台,岂不善始善终哉。而国珍者,市井之徒,斗筲之器,宜其无定见也。夫国珍智昏择木,心怀首鼠,惧明之侵轶,则受抚于元,以壮其虚声;惧元之穷追,则纳款于明,以资其外卫。其效忠于陈友定也,岂非河朔之刘琨,西凉之张氏。而侍子于明太祖也,又岂非下江之王常,吴越之钱俶。正所谓狺牙摇尾,荒忽无常。毋论明室鼎兴,贻羞鬼蜮,就令元兵晚振,亦斩鲸鲵。盖首尾衡决,无一而可者。而彼终恃狡谋,依违两堕,则以摄乎大国之间,迁延岁月之命耳。然究竟友谅凶强,士诚给富,无不先期殄灭,而国珍以弹丸之地,乃更支离后亡者,非国珍之善守御,而太祖之善用兵也。太祖之意,以用兵如攻木,先其坚者,后其节目。故先平吴、汉,后议国珍,缓急之势所不得混也。而中间允其纳币者一,遣使招谕者再,又且推还质子,姑置后失。盖吴、汉者门庭之寇,赴之宜速,而国珍者樊笼之鸟,取之如寄,毋亦米成山谷,尽天水于目中,岂真兵白头须,置陇、蜀于度外也。卒之六师既加,窜奔海岛,计穷归命,传送京师。语云:‘不为祸始。’又云:‘无始乱。’国珍之窃据非分,适足为新主资矣。”

富察·明瑞隶属满洲镶黄旗,出身名门,是富察·傅恒、孝贤纯皇后的侄儿,清朝中期名将、外戚。明瑞曾任云贵总督兼兵部尚书、伊犁将军、参赞大臣等职,封爵等诚嘉毅勇公;曾平定回乱、进军缅甸,从征阿睦尔撒纳,平定阿睦尔撒纳等,功勋卓越。公元1768年,明瑞出征缅甸被缅军包围,自缢而死,乾隆赐谥号果烈,亲临其府奠酒。人物生平 出身名门 富察·明瑞出身于名门,其先祖旺吉努在努尔哈赤起兵时,便率族人归附。明瑞之父富文,官至一等公。明瑞的叔叔一等忠勇公傅恒,官至保和殿大学士。而傅恒的姐姐,即孝贤纯皇后,是乾隆帝的第一任皇后,因其生性恭俭,颇受乾隆帝钟爱,夫妻感情极深。良好的家庭出身在一定程度上促使明瑞能够成为乾隆朝独当一面的优秀将领。 平步青云 明瑞以官学生的身份袭其父富文的一等公公爵。乾隆二十一年,明瑞以副都统衔担任领队大臣,师征阿睦尔撒纳,后因平定有功,被擢升为户部侍郎,随后授予参赞大臣一职,并于其公爵前加“毅勇”二字。乾隆二十四年,明瑞师征霍集占,因功赏戴双眼花翎,并加赠云骑尉世职。班师回朝后,乾隆帝将其画像陈列于紫光阁,随后不久又将明瑞擢升为正白旗汉军都统。乾隆二十七年,明瑞出任伊犁将军,加赠并骑都尉世职。不可否认的是,在不到十年间,明瑞升迁迅速,屡屡担任要职,也屡因战功受到乾隆帝赏赐与嘉奖,其升迁速度相当之快。 平定回乱 乾隆三十年二月,乌什回为乱,驻乌什副都统素诚自戕,叛军推举维吾尔族乌什首领小伯克赖黑木图为帅,同清军相抗衡。明瑞派副都统观音保前往讨伐,后方由明瑞坐镇。乌什首领小伯克赖黑木图出兵两千与清兵作战,明瑞和副都统观音保将其合围,并最终将其打败。 进军缅甸 乾隆三十年,缅甸军队多次侵扰西南边陲云南。刘藻、杨应琚前后两任云贵总督,因征缅战争不力或自杀或被赐自尽。乾隆三十二年二月,明瑞以云贵总督兼任兵部尚书,出征缅甸。明瑞率领大军主力部队从永昌、腾越进攻宛顶、木邦,同时派参赞额尔登额为北路军,自猛密攻打老官屯,并会师于阿瓦。 十一月,大军到达宛顶,随后向木邦发动进攻,缅军逃之夭夭。明瑞令参赞珠鲁讷、按察使杨重英原地镇守,随后率领上万人马横渡锡箔江,进而进攻蛮结。缅军以两万兵力囤兵寨内,寨外设沟,沟外还布有木栅,并以象阵为伏兵。明瑞将大军分为三路,自己统兵中路,命令领队大臣紥拉丰阿、李全守东山梁,令副都统观音保、长青守西山梁。缅军突然从西路杀出,观音保、长青奋力相战,明瑞率领中路军进攻,斩敌二百有余,缅军后退。明瑞将自己所统辖的清军,分为十二队,并身先士卒,虽眼部受伤,仍奋力拼杀,敌军溃败。最终斩敌首级二十有余,俘获俘虏三十四人。乾隆帝得知此事,大喜,晋封明瑞为一等诚嘉毅勇公,并赏赐黄带、宝石顶、四团龙补服。 十二月,大军到达革龙,缅军占据山巅。明瑞令部分军队从小路进攻,敌军受惊,溃败而逃。这一役,俘获俘虏两千余人。 力战自杀 乾隆三十三年正月,敌军进攻木邦,副都统珠鲁讷兵败自戕,参赞额尔登额兵出猛密,被阻于老官屯长达数月。明瑞向福建巡抚鄂宁求援,鄂宁拒绝发兵援助。于是明瑞只得孤军奋战,而敌军分别从木邦、老官屯一路夹击。二月,缅军聚集五万兵力,将明瑞军队重重包围,此时的清军,粮草、弹药皆已用尽。明瑞命令达兴阿、云南提督本进忠分别突围,而自己与数十倍于己缅军血战,明瑞力战,受重伤,随后不久自缢身亡。 乾隆帝闻之大惊,为明瑞等死去的将领在京建立祠堂,并亲临其府奠酒,谥果烈。明瑞的子孙 子:富察·惠伦,官至一等诚嘉毅勇公、镶蓝旗护军统领。 孙:富察·博启图,官至一等诚嘉毅勇公、领侍卫内大臣、理藩院尚书。历史评价 《清史稿》:明瑞深入,度敌不可胜,遣诸军徐出,而躬自血战,誓死不反顾,功虽不成,忠义凛烈,足以詟敌矣! 乾隆帝:凡经百余战,战必先众军。不谓世胄家,而有如此人。读书知大义,挽劲鲜与伦。短身既精悍,谋略兼出群。功难偻指数,嘉赍匪因亲。征缅次孟腊,独入克捷频。恨遇忌功者,逍遥河上陈。力战绝后继,终焉捐其身。于尔无悔怨,于我增悲辛。不须读杜牧,谓过赵使君。 郑观应:国初海寇内犯,而姚启圣、施琅、蓝理、李之芳之将才出;三藩同叛,而岳乐,穆占、赵良栋、梁化凤、王进宝之将才出;准噶内闯,而超勇亲王策凌之将才出;四部犂庭,而兆惠、明瑞之将才出;金种捣穴,而阿萨、海兰察之将才出;川楚征剿,而额勒登保、德楞泰、杨遇春、杨芳之将才出;发,捻等逆纵横扰乱,而向、张、江、塔、罗、李诸帅之将才出。 蔡东藩:明瑞猛将,孤军征缅,徒自丧躯,可为太息。

范纯仁是范仲淹的儿子,北宋名臣,人称其“布衣宰相”。范纯仁进士出身,担任过同知谏院、给事中、观文殿大学士、宰相等职;虽与司马光同属保守派,但也能支持王安石部分政策,著有《范忠宣公集》。范纯仁于公元1101年去世,追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号“忠宣”。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天圣五年六月,范纯仁生于南京应天府。出生的那天晚上,他的母亲李氏梦见一小孩从月亮中坠下来,她以裙子接着,接而生下了范纯仁。范纯仁天资警悟,八岁就能讲解所学的书。因其父范仲淹而被任命为太常寺太祝。 中皇祐元年进士,调任武进县知县,但以远离双亲而不赴任。又改派为长葛县知县,仍然不前往。范仲淹对他说“:你以前以远离双亲为理由不去赴任,现在长葛县离家不远,还有什么可说的哩?”范纯仁说“:我怎能以禄食为重,而轻易离开父母!长葛县虽离家近,但亦不能完全实现我的孝心。”范仲淹门下多贤士,像胡瑗、孙复、石介、李觏之类,纯仁都与他们有良好关系。他自己也不分白天黑夜,努力学习;有时因学习到深夜,油灯的烟雾把帐顶都熏成了像墨水一样的颜色。 出任县令 范纯仁在范仲淹去世后才出来做官。先后出任许州观察判官、襄邑知县。县里有一处牧场,卫士在那里牧马,马践踏了百姓的庄稼,范纯仁抓捕了一个卫士处以杖刑。这牧场本来不隶属于县里,管理牧场的官员发怒说:“这是陛下的宫廷值宿护卫,你一个县令怎么敢如此?”就把这事向宋神宗禀报,要立即予以审理治罪。范纯仁说:“供养军队的钱物是由田税所出,如果听任他们糟蹋百姓的农田而不许追究,那么税钱从哪里来呢?”宋神宗下诏释放了他,并且允许把牧场交由县里管理。凡是牧场由县里管理,从范纯仁开始。 同知谏院 范纯仁后来被任命为同知谏院。他上奏说:“王安石改变了祖宗法度,搜刮钱财,使民心不得安宁。《尚书》说:‘怨恨哪里在明处呢,要注意那些看不见的地方啊。’希望皇上能注意那些看不见的怨恨。”宋神宗说:“什么是你说的看不见的怨恨呢?”范纯仁回答说:“就是杜牧所说的‘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啊。”宋神宗赞许他,采纳了他的意见,说:“你善于分析政事,应该为我逐条分析上奏自古至今可以作为借鉴的天下安定和动乱的史实。”于是就写了一篇《尚书解》献给宋神宗。富弼任宰相,称病在家闲居,不理政务。范纯仁说:“富弼蒙受三朝君主的恩顾和倚重,应当自己主动担当国家的重任,可他却为自己之事的忧虑超过了为众人之事的忧虑,为自己疾病的忧虑超过了为国家的忧虑,在报效君主和立身处世两个方面都有过失。富弼与我父亲,平素要好,我现在知谏院,不考虑私情来进忠告,愿将这本书给他看,让他自我检省。” 庆州知州 范纯仁又出任庆州知州。当时秦中一带正遭饥荒,他自行决定打开常平仓放粮赈济灾民。下属官员请求先上奏朝廷并且等待批复,范纯仁说:“等到有批复时就来不及了,我会独自承担这个责任。”有人指责他保全救活的灾民数字不符合实际,宋神宗下诏派使臣来查办。正遇上秋季大丰收,百姓高兴地说:“您确实是救活了我们,我们怎么忍心连累您呢?”昼夜不停地争着送粮归还他。等到使臣到来时,常平仓的粮食已经没有亏欠了。调任齐州知州,齐州的民俗凶暴强悍,百姓任意偷盗劫掠。有人认为:“这种情况严厉处置还不能止息,您一概宽以待之,恐怕那里需要整治的违法乱纪事情不能穷尽了。”范纯仁说:“宽容出于人性,如果极力地严惩,就不能持久;严惩而不能持久,以此来管理凶暴的百姓,这是造成刁顽的方法啊。”有一处掌管刑狱的衙门常常关满了囚犯,都是犯了盗窃罪行的屠夫商贩之类的人,关押在这儿督促他们赔偿的。范纯仁说:“这些人为什么不让他们保释后缴纳呢?”通判说:“这些人被释放,又会作乱,官府往往会等他们因疾病死在狱中,这是为民除害啊。”范纯仁说:“依照法律,他们所犯的罪不至于死罪,却因这样的意愿而杀死他们,这难道是依法处理吗?”将他们全部叫到官府庭前,训诫让他们改正错误,重新做人,就把他们都释放了。等到满了一年,盗窃案件比往年减少了大半。被授官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 高风亮节 范纯仁凡是举荐人才,一定凭天下公众的议论,那些人并不知道自己是范纯仁所推荐的。有人说:“担任宰相,怎么能不罗致天下的人才,使他们知道出自自己的门庭之下呢?”范纯仁说:“只要朝廷用人不遗漏正直的人,为什么一定要让他知道是我所推荐的呢?” 范纯仁的性格平易宽厚,不以疾言厉色对待别人,但认为是符合道义之处却挺拔特立,一点也不屈从。从布衣到宰相,廉洁勤俭始终如一。曾经说过:“我平生所学,得益忠恕二字一生受用不尽。以至于在朝廷侍奉君王,交接同僚朋友,和睦宗族等,不曾有一刻离了这两个字。”常常告诫子侄辈说:“即使是愚笨到了极点的人,要求别人时却是明察的;即使是聪明人,宽恕自己时也是糊涂的。如果能用要求别人的心思要求自己,用宽恕自已的心思宽恕别人,不用担心自己不会达到圣贤的境界。”他的弟弟范纯粹在关陕一带做官,范纯仁担心他有与西夏作战立功的心思。就给他书信说:“大车与柴车争逐,明珠与瓦砾相撞,君子和小人斗力,中原大国与外来小邦较胜负,不但不可胜,也不足去胜,不但不足胜,即使胜了也无所谓。”亲族中有向他请教的。范纯仁说:“只有勤俭可以帮助廉洁,只有宽恕可以成就美德。”那个人将这句话写在座位旁边。 熟寐而卒 后以目疾乞归,建中靖国,范纯仁于熟睡中逝世,年七十五。朝廷下诏赐予白金三十两,下令许、洛两地官员给予安葬,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忠宣,御书碑额:“世济忠直之碑”。范纯仁与苏东坡 范纯仁为人正派,政治见解与司马光同属保守派。熙宁二年七八月间,范纯仁上书皇上,公开指责王安石“掊克财利”,他因反对王安石变法遭贬逐。但司马光复相后,坚持要废除“青苗法”。对此,范纯仁却不为然。范纯仁对司马光说:“王安石制定的法令有其可取的一面,不必因人废言。”他希望司马光虚心“以延众论”,有可取之处的主张,尽量采纳。可惜司马光并不以此为意,只把范纯仁的看法当作耳边风。司马光尽废新法,不能不说他带进了自己的个人情绪的影响。苏轼、范纯仁等人相当惆怅地叹息:“奈何又一位拗相公”。范纯仁子女后代 范正平,字子夷,工诗,尤长五言,学行甚高,著有《荀里退居编》,《宋史本传》传于世。 范正思,因朝廷因其父的功劳追加恩泽,为官。历史评价 脱脱、阿鲁图等《宋史》:纯仁性夷易宽简,不以声色加人,谊之所在,则挺然不少屈。自为布衣至宰相,廉俭如一,所得奉赐,皆以广义庄;前后任子恩,多先疏族。......范纯仁位过其父,而几有父风。元祐建议攻熙、丰太急,范纯仁救蔡确一事,所谓谋国甚远,当世若从其言,元祐党锢之祸,不至若是烈也。仲淹谓诸子,范纯仁得其忠,纯礼得其静,纯粹得其略。知子孰与父哉!

富察·马齐出身官宦之家,隶属满洲镶黄旗,是孝贤纯皇后、傅恒的伯父,清朝外戚、名臣。马齐以余荫入仕,担任过兵部尚书、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军机大臣、保和殿大学士、太子太保、总理事务王大臣等职,还曾参与《布连斯奇条约》的交涉事宜。雍正帝去世后他称病退位,于公元1739年去世,时年87岁,谥号为文穆。人物生平 家族背景 马齐生于世宦之家,是顺治朝内大臣哈什屯之孙,康熙朝户部尚书、首议撤藩的大臣米思翰的次子。马齐的祖父哈什屯原为满洲正蓝旗人,投入镶黄旗。马齐属于清朝入关后第二代满族贵族,自幼生长在以汉文化为主体文化的大环境中,受到汉文化的长期浸染,但另一方面,满族传统制度与习俗对他仍有较深的影响。 哈什屯去世时,马齐尚未成年。哈什屯之子、马齐之父米思翰在清朝平定三藩之乱期间,竭力备办军需,朝夕不懈,因疲劳过度死于任上。 马齐18岁时(康熙八年,1669年),以当时满族贵族后代中较为普通的方式“荫生”步入仕途,进入国子监读书后经过考试被授为工部员外郎。 仕宦转折 康熙二十六年四月,大学士等遵旨奏举优秀官员,所举荐数人内即有时任山西巡抚的马齐。不久,御史陈紫绶弹劾湖广巡抚张汧贪婪不法之事,康熙帝命于成龙、马齐等前往查核。张汧是由大学士明珠所保荐,此前被派去审理该案的钦差大臣色楞额,虽曾当面向康熙帝保证要尽心尽力严格审查,但奏报中惟恐累及保举张汧之人,竟然为张汧庇护。该案经马齐等审理,根据事实和证据判按法律从事。马齐因此声名大显,人称他是廉洁奉公,无所畏惧的清官。该案顺利审结,为康熙于二十七年二月罢黜权臣明珠,提供了有利条件,它实际上是康熙这一重大举措的有机组成部分。马齐以刚直不阿而深受康熙的嘉赞,同年三月升为左都御史,这是他仕宦生涯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辉煌时期 康熙二十七年,马齐官职升为左都御史,参与筹议同俄罗斯定界事宜,奏称中俄边界谈判关系巨大,其档案应当兼书汉字,有汉汉族官员参与前往。康熙二十八年十一月又上疏称:“臣在理藩院看到理藩院所处理的事务,只是用满洲、蒙古文字。并没同时有汉文。今请......兼用汉文注册,......昭垂永久。”这两项建议都被康熙帝采纳。 康熙二十九年,任左都御史的马齐与理藩院尚书阿喇尼一起列位议政大臣,这在清朝历史上并无先例。 康熙三十五年,康熙第一次亲征噶尔丹期间,命令马齐与大学士阿兰泰、尚书佛伦等人为首,分三班值宿紫禁城,辅佐代理政务的皇太子允礽,逐步成为康熙帝的股肱之臣。 马齐于康熙三十八年担任武英殿大学士,开始步入仕途的高峰,康熙四十三年七月,康熙帝御书“永世翼戴”匾额颁赐马齐。 遭受挫折 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康熙第一次废黜皇太子胤礽,但随即生出悔意,想要复立。可是,他又认为如此出尔反尔大失颜面,所以有意透露出这一想法后,采取让众臣于诸皇子中推举的方式,希望众臣能保奏胤礽为太子。同年十一月,康熙令全体朝臣推举太子之前,特别下谕旨让马齐不要参与这件事。然而马齐却没有服从这一旨意。在马齐与国舅佟国维的暗中倡导下,领侍卫内大臣阿灵阿、鄂伦岱等积极配合,全体朝臣共同保举皇八子胤禩为太子,康熙帝的期望完全落空。康熙四十八年初,马齐等人受到康熙的严责,马齐被革去大学士,交与胤禩“严行管束”,他的三弟马武、四弟李荣保及其族人都受到牵连。这是马齐的宦海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遭受重大挫折。 重新启用 康熙四十九年年底,被革职的马齐重新被启用。康熙五十五年五月,康熙认为满洲大学士内没有能令汉族大臣心服的,所以仍命马齐为首席满洲大学士,兼任户部尚书。直至康熙六十一年康熙去世,马齐的职位始终如此。 雍正重用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康熙去世的第二天,尚未即位的雍正命贝勒允禩、十三阿哥允祥、大学士马齐、尚书隆科多等4人为总理事务大臣。 康熙六十一年十二月初三日,在康熙去世后第21天即“三七”之际,其灵柩由乾清宫移至景山寿皇殿。由于在此期间各项丧仪进行顺利,为此,雍正帝特嘉奖贝子允祹及允禩、允祥、隆科多、马齐等人。并恢复马齐曾被削去的世职,令世袭罔替。雍正帝的谕旨中说“马齐在此番大事中甚是勉力勤劳。他的勤劳,非寻常勤劳可比,胜于一切功绩。” 不久,马齐奏请纂修圣祖实录,雍正帝随即任命他为圣祖实录监修总裁官(监修总裁官后又增加张廷玉及蒋廷锡2人)。 中俄交涉 雍正元年七月,雍正指责以马齐为首的大学士等“不肯尽心办事”,“漫不经心”。 雍正五年七月,17岁的皇四子弘历迎娶马齐的侄女、李荣保之女富察氏为嫡福晋。 雍正五年,中俄签订《布连斯奇条约》,划定中俄中段边界,中国因此丧失了部分领土。签约期间,主管中俄交涉事务的马齐把中国大臣们的态度和意见全部告诉了萨瓦,作为回报,马齐曾接受过后者一千卢布的贿赂。 老病去世 雍正十三年九月,即雍正帝去世后第二个月,马齐称病引退。 乾隆四年五月,马齐病危之际,乾隆对他做出很高评价。在马齐病重期间,乾隆曾派御医调治,并差其弟和亲王弘昼、皇长子永璜代为看视。马齐去世后,乾隆赏银治丧,给谥文穆,数年后又令入祀贤良祠。乾隆十五年,加封号曰敦惠。马齐的子女后人 子:富尔敦、傅庆、傅德、傅广、傅成、傅明、傅向、傅良、傅兴。 女:康熙十二子爱新觉罗·胤祹嫡福晋富察氏。 马齐去世后,富察氏家族的亨通仕途还在延续。乾隆的宠臣,马齐之侄傅恒、侄孙福康安等人在乾隆中后期的业绩,为这本已相当显赫的满族贵族之家增添了新的光环。人物评价 乾隆:“历相三朝,年逾大耋,举朝大臣未有及者。”

本文由58599满堂彩网址发布于满堂彩58599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明瑞的叔叔一等忠勇公傅恒,范纯仁说

相关阅读